栀子花

《玫瑰🌹》人物简介

Portia Olivia 波希亚·奥利维娅(波希帝国唯一的皇储)

Henry Adams 亨利·亚当斯(平民)

Ferdinand 公爵 费迪南德公爵(费迪南德家族是仅次于王室的第二大家族,费迪南德公爵是先帝的辅臣)

Ferdinand Hughes 费迪南德·休斯(费迪南德家族嫡系长子)

Jan Tchamani 简-夏曼尼(波希帝国的占卜师,身份高贵的皇室成员)

Portia Rick 波希亚·里克(波希帝国的皇帝)

Katrina 卡特里娜(波希帝国的皇后)

Orde-Lees 奥德利斯(骑士团团长)

Langham兰厄姆(骑士团副团长)

Carla 卡拉(费迪南德公爵的夫人)

Gladys 格莱迪丝(奥利维娅的贴身侍女)


——————

哈喽哈喽,我亲爱的读者们,我是新手,写文章难免有一些不足之处,请你们见谅,也欢迎你们像我提出问题,但就是拒绝喷子,我写的文章再差也是我亲手一个字一个字在键盘上敲打出来的,也是很辛苦的耶☺️


如果有人喷我的话,我也会虚心接受,因为毕竟我是新手不爱看的可以不看,也感谢那些支持我的读者,我心里很感激,第一次写作谢谢你们给我继续写下去的勇气,爱你们,么么哒!😘

——————

小可爱们,如果有什么问题要问我的话,可以私信我哟,本人是一名准高二的学生,所以文章有空就更,还请大家见谅

❤️❤️❤️

《玫瑰🌹》第2章

     微风从岸边的树林中穿过,伴着莺儿的歌儿,显得宗静而又老好,或许不会有人知道昨夜的恐慌,没有人知道有那么多的人差点死于非旦,

“搜!快点搜!你,去这边!还有你,去那边!”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在林中寻找着什么。

“报告公爵,已经加大力度搜寻了。”骑士紧张地汇报着情况.

“还是没有找到吗?”费迪南德公爵的语气中夹带着不满。

“报告,请公爵再给点时间,他们刚上岸没多久,没有交通工具走不了多远的。”骑士你心翼翼地请求更多的时间,生怕公爵一个不满意就要了他的命

“嗯”

“里克,我们还要走多久?”卡特里娜揉了揉酸痛的脚踝,大口喘着气,

“快了,我记得前面有一个镇子.叫克莱尔小镇、奥德利斯(Orde-Lees.(骑士团团长)),这段时间休假回了老家,他老家就是这儿的,我们去找他,让他送我们回到皇宫。亲爱的,再坚持一下。”说着,伸出手去拉她。

“好”,卡特里娜与里克两人挽着手往克莱尔小镇走去

“报告!”

“说”

“已经找到了波希亚·里克与卡特里娜的位置,在东南方向的五英里的克莱尔小镇郊外,”

“出发,该为陛下送行了.”费迪南德公要笑道。一行人快速往克莱尔小镇赶.跳!跃!达!的马蹄声显得愈发沉重。

“卡特里娜,亲爱的,我好像看到一队人马,而且是佩,就我们国家标忘的一队人马:”里克微眯起了双眼,想要看到得更清楚一些。

一里克,开玩莫可不好,这里离国家还是有点距离的,我们刚上岸不到一上午,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有人赶过来。”

话音刚落,一行人已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面前。

“还真得是啊!”卡特里娜的感汉中有着藏不住的兴奋。

“陛下,皇后,臣来迟了。”费迪南德公爵标准地行了个叩拜礼。具“费迪南德公爵,太好了!你来的太是时候了!”里克一脸兴奋道。是啊.陛下,我也觉得来的很是时候呢!来人,拿于!”费迪南德公爵一声令下,里克与卡特里娜被包围了起来。

里克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。

“费迪南德公爵,你这是要干什么!还有你们,你们是要杀害皇室成员吗!?”里克看着费迪南德公爵、和本应保护他的骑士们怒道。

“陛下,应该很聪明的吧。哈哈哈…动手!”

“噗吡”是剑没入血肉的声音,随即倒下了两个人,女人面带痛苦,男子未闭的双眸中写满了愤怒,

“皇帝与皇后在海上遇险,不幸逝世”的消息飞快地传播到了波希帝国的各个角落。

少女抚摸着窗前艳红的玫瑰,喃喃道:“父亲、母亲,我会守好波希帝国的!”说着,手上不自觉地用力,折断了手中玫瑰花的花枝,尖锐的刺刺破了她的手指,鲜血滴落在了雪白的地毯上。

《玫瑰🌹》第1章

At the Bay of Niagara.尼亚加拉海湾

船上举办着奢华的酒会,身份地位显赫的男人们聚在一起喝酒,商着各个国家之间的友好往来,女人们聚到一起说说笑笑,气氛十分温馨

“轰—”的一声巨响,船身剧烈地晃动,一位富有多年经验的老朋长匆匆赶来,“非常抱歉,各位陛下,但是现在情况很危急,我们的船触礁了!船舱内已经开始进水了!而且,而且现在外面天气也十分糟糕!暴雨!风浪!我们的处境十分地危险啊!”

“啊——”惊慌失措的女人跑回到自己男人身边,企图在自己男人身边找到一丝温度。男人们的脸色也十分不好看,嘴唇微纸,皱起了眉头。

“卡特里娜(Katrina 卡特里娜(波希帝国的皇后)).亲爱的,别怕,我们会没事的,会没事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波希亚·里克(Portia Rick(波希帝国的皇帝))安抚着身边脸色苍白,眼泪充满了眼眶的女人,

“里克,我们真的会没事的,对不对?奥利维娅,奥利维娅她还在等着我们回去陪她过15岁的生日呢,我们一定会没事的,对不对?呜呜…”说着,卡特里娜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里克伸手抱住她,下颌感受着她柔软的发丝,轻声说道:“会的会的,我们都会没事的,上帝会保佑我们的。”里克缓缓闭上双眼,脑海里浮现出奥利维娅的模样,因公务繁忙,自己陪她的时间少之又少,可奥利维娅却一直很懂事,想起上次邻国的使臣在大殿对自己出言不逊,自己碍于两国的关系不好出声制止,奥利维娅站了起来,走到自己身旁,安抚性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,对着那使臣说:“你那么能说会道,是因为在你的国家没有话语权的吗?之前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的吗?那你们国家的皇帝也太可恶了吧,连说话都管,”使臣气急败坏地的 说道:“你别胡说八道,污我国陛下!”奥利维娅目光冷冽地看着他

“既然你们皇帝没让你闭嘴,请你滚回洛斯加帝国(邻国)说去,这里是

波希,不是你洛斯加!”想起她口齿伶俐维护自己,维护帝国尊严的模

样,里克不禁红了眼眶

“报告陛下,救生艇已经到了!您和皇后赶快坐船离开吧!”一名骑士冲进船内,与其他几个兄弟护送里克和卡特里娜到了船上。

天空阴沉沉的,一道道约电划破长空,好似将天都撕裂开来。

“夏曼尼的占术怎么还会有不准的时候了?”里克喃喃道。

“报告公爵,波希亚·里克与卡特里娜已经成功上了救生艇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“派人去岸边守着,一旦发现他们上岸,就杀了吧。”黄迪南德公爵一手玩弄着手中的松鼠,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“是”骑士退了下去,顺手关上了大门,

“吱——”松鼠被掐断了脖子,死不瞑目。

“只有死了,才能换新的嘛!哈哈哈哈”笑声充斥着整个公雷府,波希帝国要变天了。

一卡特里娜,亲爱的,快看!快看!我们马上就要上岸了,马上就能回去陪着奥利维娅过15岁生日了!”

“是啊,里克,我们都还安好。”

两人相视一笑。